sin3cos3

做一根正直向上的好恶棍

骑鲸客

出门不喜欢带钱,去剪头发,看见里面一堆人就溜了
骑车在大马路上逛,这一片都是住宅区,路边除了大排档饭店就是树
前一片小区的路灯是黄灯,
我们这边小区是冷光的,我往没人的四岔路口一怵
然后一拧小电瓶呼啦啦往前开
前面暖和后面冷
牛逼歪了
我很少一个人出门,觉得要有人陪着在街上走路才不尴尬
所以也没兴致跑远,绕了小区一圈,看见他们小区里的猫没我们小区的肥,
心满意足
回去了
其实路口有个老报亭,以前老在这买飒漫画,现在很少去了
还是那个听收音机的老头,我买了一份读者,问问有没有南方周末
他翻了半天拎出一个月前的——一半黄一半白
没要,我还是买了本故事会
回去,发现理发店里面人少了,高兴
锁完车敲门发现刚才的20只剩了一半,不够剪头发的
回家哼哧哼哧爬楼
就为了两块钱
尿尿带着她俩长得像小狐狸的孩子,在汽车轮子下面盯我
没理她,我觉得她在幸灾乐祸
剪头
老板很善谈,但我是不喜欢开口的人,所以他一边和我剪头发一边和别人聊
对面馒头店夫妻俩离婚了,街上老太太们突然流行烫发云云
最后就剩我一个在店里,气氛尴尬压抑
老板剪完问我你刚才干嘛跑了?
我说
说什么呢?
人太多?想买书?
我说,刚才你店里有狗
老板笑,那是客人的,小孩剪头他爸爸妈妈和狗全家出动
你怕狗啊?
我怕呢
回家
小区前面的树又开花了
从5月一直到9月,它开了又败败了再开,
现在仍然郁郁葱葱的小花簇在一块
洗头洗澡
觉得每次剪完头都像落水的动物
毛贴在一块,丑
昨天上QQ,突然发现一个好友申请
原来住对面楼的一同年级男生,上学发现我们住一块,和别人要了我的QQ号打招呼
他很热情,我当时忙着画画,没怎么搭理
晚上洗澡,我习惯晚睡,洗完澡通常都两点了
平时图凉快都上套个热裤出来,昨晚突然尴尬,难得穿好睡裤
热死我

评论(9)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