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3cos3

做一根正直向上的好恶棍

骑鲸客

出门不喜欢带钱,去剪头发,看见里面一堆人就溜了
骑车在大马路上逛,这一片都是住宅区,路边除了大排档饭店就是树
前一片小区的路灯是黄灯,
我们这边小区是冷光的,我往没人的四岔路口一怵
然后一拧小电瓶呼啦啦往前开
前面暖和后面冷
牛逼歪了
我很少一个人出门,觉得要有人陪着在街上走路才不尴尬
所以也没兴致跑远,绕了小区一圈,看见他们小区里的猫没我们小区的肥,
心满意足
回去了
其实路口有个老报亭,以前老在这买飒漫画,现在很少去了
还是那个听收音机的老头,我买了一份读者,问问有没有南方周末
他翻了半天拎出一个月前的——一半黄一半白
没要,我还是买了本故事会
回去,发现理发店里面人少了,高兴
锁完车敲门发现刚才的20只剩了一半,不够剪头发的
回家哼哧哼哧爬楼
就为了两块钱
尿尿带着她俩长得像小狐狸的孩子,在汽车轮子下面盯我
没理她,我觉得她在幸灾乐祸
剪头
老板很善谈,但我是不喜欢开口的人,所以他一边和我剪头发一边和别人聊
对面馒头店夫妻俩离婚了,街上老太太们突然流行烫发云云
最后就剩我一个在店里,气氛尴尬压抑
老板剪完问我你刚才干嘛跑了?
我说
说什么呢?
人太多?想买书?
我说,刚才你店里有狗
老板笑,那是客人的,小孩剪头他爸爸妈妈和狗全家出动
你怕狗啊?
我怕呢
回家
小区前面的树又开花了
从5月一直到9月,它开了又败败了再开,
现在仍然郁郁葱葱的小花簇在一块
洗头洗澡
觉得每次剪完头都像落水的动物
毛贴在一块,丑
昨天上QQ,突然发现一个好友申请
原来住对面楼的一同年级男生,上学发现我们住一块,和别人要了我的QQ号打招呼
他很热情,我当时忙着画画,没怎么搭理
晚上洗澡,我习惯晚睡,洗完澡通常都两点了
平时图凉快都上套个热裤出来,昨晚突然尴尬,难得穿好睡裤
热死我

【米耀】这可能是假的动物世界

羚羊耀*猎豹米

【你一定看了假的动物世界】没错这才是标题

⑴开车不翻
   设定如山
⑵有r内容慎入
⑶◑▂◐脑洞ooc

热浪滚滚,辽阔的大草原上正值旱季。一个月前茂盛的丰草被晒成枯黄,垂下半高的梗杆还直直伫立在快要龟裂的土地上。

触目所及皆是仓皇之气

不到最后一刻,生物的求生本能都不会停止。大部分原住民都选择迁徙,哪怕在漫漫焦灼里寻求蛛丝般生机。但如此大的旱情十年未遇,没有目的的游荡只是加快了死亡来临的步伐。

但即使是迁徙的途中也是危机四伏,食草动物的集中吸引来大批猎食者。

羚羊王耀和族群走散了。他们在路上刚巧遇到一片不小的水池,可还没来得及欢呼,一群膘硕的河马就冲上来示威,拥有强大战斗力的河马群即使是狮子也不敢正面直敌。族长试图通过和解甚至祈求,谁知暴躁的对方直接张开有力的大嘴攻击,吓得可怜的羚羊们四处逃窜。

站在最外围的王耀没来得及闪躲,被一只河马撞伤了小腿。对羚羊来说,这种伤简直是致命的,本来只有凭速度占优势的食草动物很可能躲不过攻击,被捕食者撕碎。

长途的奔跑牵动伤口的肌肉,太疼。王耀本想先休息一会然后追上队伍,可不料被几只豺围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逃掉,结果迷了路。
空气里族群的气味被扬尘隔断,王耀吸吸小鼻子,连打了几个喷嚏。

怎么办?

他在这块地上小心翼翼地走。虽然草原上的大部分动物都选择离开,但依然有留下的。他们多是经过搏斗,占领到水源的优秀猎食者,遇到那是很糟糕的事。

陌生的地方带来不安和恐惧,一种不好的预感让王耀觉得很不舒服。他尽量伏下身子。

果然,在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水潭。水潭体积不大,但在旱情如此严重的季节,已经算的上是天赐之宝。刚刚的体力消费让王耀口干舌燥,这简直是救命的东西。

喝还是不喝这问题等同于想不想活命。

风吹来掀起阵阵炎热,滚烫铺面混着草原上独特的腥气熏得王耀头昏脑涨。他咬咬牙,喝!

枯草长了半人高,哗啦啦在风里响,可以很好掩藏王耀的行踪。他支起耳朵仔细辨认四周动静,慢慢移向水潭。除了叶子的声音,似乎没有其他动物出现。水的诱惑摆在哪里,王耀禁不住加快了脚步,当舌头触碰到甘霖的一瞬他几欲哭泣。

md贼几把好喝!

清凉划过喉咙,抚慰了心里一个月以来的烦躁,啜饮已经不能满足,他恨不得把头埋进池子里。
午后日头偏高,为草原镀上灼眼的光色让人不敢直视。随风而动的枯草染上金黄也为猎食者布下天然屏障。忙着满足水分需求的王耀根本没有注意周围。

一双眼睛透过细密摇摆的草茎悄悄盯住了他。

猎豹阿尔弗雷德是这片地的主人,水池当然也归属于他。在和一群鬣狗搏斗抢占这里后,还没有什么动物敢擅自闯入。作为一只强壮而英勇的独行者,旱季当头还能有一片丰裕的水源,这些私人财产是他骄傲的资本,同时也是他实力最好的证明。

猎豹有午睡的习惯,阿尔弗也不例外。不过今天,等他醒来就闻到一只猎物的气味,他舔舔爪子。呦,还没看过这么胆大的羚羊。

很好,你成功引起了本hero的注意。

阿尔弗已经吃饱了,本来没有那个必要去耗费ATP追捕一只过路的羚羊甲,几口水也不是大事。偏偏一句话叫做吃饱没事干,阿尔弗估摸着就想去看看什么样的羚羊这么嚣张。

哪知道这只羚羊不仅嚣张还挺奇怪,和阿尔弗以前捕过的都不太一样。他放缓动作保持着狩猎的状态,即使不大想杀对方。

是的,根据大自然的定向选择,能生存下的动物一般都有啥保护技能。可能是基因突变还是基因重组,王耀的毛色是纯黑,和他家里一堆堆灰褐,棕灰,灰棕褐色的亲戚都不一样。特殊毛色给王耀带来不少麻烦,为了躲避捕食者的进攻,他速度就是这么磨出来的。矫健的身手,俊俏的长相和绝对抢眼的黑色,自王耀成年后已经连续两年被评为【族群里雌性最想和他交配对象】的榜首。

王耀作为一只有节操的上进好青年,对为了后代而繁衍的行为嗤之以鼻。至今仍保留处男身只为找到心上羊。

不过对象先放一边,能不能在这次灾难里活下去才是关键。

脚步匿藏在掠过的风中,金色柔弱的细毛被吹起,几乎融进阳光。阿尔弗正在发挥一位优秀猎食者的素质,从容不迫且优雅,把每一步动作都掌握在心里。干净利落。

——近一点
好的,乖孩子,不要动
——再近一点
——慢慢的,再……

! ! !

四目相接

! ! !
受到惊吓的王耀撒开蹄子就跑!小腿上疼痛尚未隐去,激烈的动作让其更严重地裂开。血顺着口子留下,腥甜的气味在空气里弥漫,敏感如阿尔弗,怎么不会感觉到眼前受伤的羚羊已经踏上穷途。带着一丝玩弄,他好整以暇地调整了速度,让两人保持在一个恰到好处的距离——稍稍一跃就可以扑倒。枯硬的草秆抽打在身上,一切裸露的皮肤都好像要被锋利的草缘割开。王耀苦恼不以——太大意了!如果被追上肯定难逃一死。

阿尔弗在身后已经跃跃欲试,流线型的完美肌肉下充满力量,如金色的闪电穿梭在后。突然王耀脚下节奏一顿,朝左方向急拐。

直角转弯是羚羊一族独有的技能,无数次的实践证明这是逃命的好方法。猎豹速度快,但只能蓄力一次,相较其他大型食肉动物,他们爆发力十足但也缺乏耐力,这是他们的弱点。

王耀在赌。

他猜的不错,奔跑中的阿尔弗体力是不断在下降,如果王耀没有受伤,成功逃跑只不过是时间问题。但他现在受伤了。每一次的弹跳落地,都会带来强烈的痛感。这场追逐战里他逐渐力不从心。完蛋了!恐怕真的,真的要死掉……王耀把眼睛闭上,颤栗,聚集的疼痛在黑暗里放大,瞬间坍塌——

受伤的关节一曲,他顺势翻倒下去,尘土和草屑被激起又在阳光中缓缓散落,回到大地。

失败者只能处在被支配的地位。

王耀闭着眼睛已经感觉到猎豹的气息靠近,有力的爪子踩踏上他的胸膛。王耀悄悄掀起眼翦,往外探看,被吓了一跳

被放大的猫科动物正把脸凑上来。毛茸茸的脑袋,眨巴着一双猎豹里少见的蓝眼睛,像一泓秋天倒映蓝天的湖水里面充满好奇——猎豹有蓝眼睛的吗?王耀迷迷糊糊地想,尽然产生一种“他看上去很好摸”的想法。

猎豹不停在脖颈间乱嗅,弄得王耀痒痒的很想笑,不过他为了维护死去前的尊严认真忍住了。

“要吃就吃,磨磨唧唧想干什么!”王耀严肃道

“吃?不急,我现在又不饿”阿尔弗抬起头,懒洋洋地理了理在奔跑中弄乱的呆毛,“我本来也没想吃你啊。”

我艹!脸对青天的王耀心里默默流泪两行“那你干嘛追我!”

“啊?你跑我不追吗?”

“你不追我会跑?”

“跑了还不让追?”

“你追了我不跑?”

“哼!”阿尔弗在被绕晕前及时打住,仰头俯视,留下一个鼻孔对地“不管你跑不跑,大爷我就追你了,怎么滴?”

“你!”王耀气极,又无法反驳,急急忙忙昏了头拿角怼阿尔弗一脸

“呦,能耐了?”阿尔弗躲开后回头一口咬上了王耀后颈磨牙——只是警告并没有见血 “不管我吃不吃,你都是我猎物!决定权在我这儿,懂?”

嫩肉被咬紧的疼痛让王耀禁不住呼出声“唔哇,你到底想怎样!”

怎样?阿尔弗松了口挠头,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追他只是一时兴起,但眼下首先气势上不能输!瞥到王耀独特的毛色上,阿尔弗眼睛一亮

“我要研究你!对!研究!你长得太奇怪了一定是只假羚羊!”揪住王耀的毛他嚷嚷开

嘶!这二货也不轻点!完全没有身为猎物自觉的王耀被揪地眼泪汪汪,   “蓝眼睛你怎么不说自己是假豹子!”

“这叫个性你懂啥!我想长蓝眼睛就是蓝眼睛!”

那我的毛惹你了?!

“好吧你想怎么研究?”王耀瘫在地上

阿尔弗从他身上坐起来“……先去我家吧,我带路你跟着”

“动不了。”王耀指指受伤的腿,关节处跟个喷泉似的冒血,皮肉外翻看上去惨不忍睹

知道这是自己的锅,阿尔弗接下了。他利落地变成人形,背过蹲下去

“……干啥?”

“你也变,上来我背你。”

“……”

好的我知道你是一头傻豹子但还真没见过你这么天真的啊哈猎豹背羚羊这事会不会变成今年的草原头条这货是假的吧卧槽你说变就变也不拿个东西挡挡那啥部位居然比我大世风日下世风日下……

王耀凌乱了

“愣着干嘛?上来啊!”阿尔弗努嘴

“哦……哦”王耀大脑里一片空白,变身
“你……不遮一下?”

“都是雄性,有什么好遮的…哦!…啊哈哈哈hero知道你这是自卑!我不会嘲笑你真的!啊哈哈哈!!!”

狗屁!王耀索性放下手里的草也不准备遮了,爬上阿尔弗的背,垂下的小腿很疼

“等等你先下来,”阿尔弗突然转过身,比划了几下“我这么背你不方便,还是抱着你吧。”

于是【真·第一个被豹子公主抱】的王耀窝在阿尔弗怀里,矜持捂住重点部位低头不语。

啊,生命不止,心累不息

即使手上抱着一个,阿尔弗的速度也丝毫不减,步伐稳健。他的每一步都踩得很稳。像是烧红的烙铁一般灼热,以紧贴的皮肤为中心辐射开来。小小细密的汗珠顺着阿尔弗的鬓角淌下。随着晃动滴撒在王耀的胸前被风一吹激起丝丝凉意,运动抬起的大腿和那物有意无意蹭着臀部,那物似乎有了抬头的趋势

当事人还傻乎乎地颠啊颠颠啊颠

——太色情了/////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宁愿被吃掉也不要这样啊!

阿尔弗的家离水潭不远,如果不是王耀蹦的急,现在也不会跑这么远的路。阿尔弗的家是一棵大枯树,中间空心,估计是哪一年夏天被雷劈开了,树下面还有个不小的地穴。通风宽敞,夜暖午凉。

没想到这傻豹子还挺会享受。

“到啦!”阿尔弗把王耀一放,先在自家的干草堆上打了个滚眉色飞舞道“怎么样?我家不错吧?”

“是是是”王耀敷衍“所以你要怎么研究我?”

“这个嘛……”傻豹子从草堆里站起来,“你先把伤
养好了我再告诉你!”
(hero还没想到……)

王耀叹了口气,他还没天真到认为是来这儿享福。即使豹子现在不吃,估计也是打算当个储备粮备着

“随便,不过你能不能先变回去?”

“啊?”

王耀的小心脏实在是忍受不了眼前人光着屁股腚子到处遛鸟的劲爆场面,
“那个啦!注意点形象好不好!”

在王耀万般嫌弃的目光下,阿尔弗终于从地上捡了俩兽皮围在腰间,又给王耀递过去“你要不要?

摆在眼前的兽皮上的毛发中还有斑斑血迹,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即使被清洗过,一股子腥味也去不掉,无不例外地显示这是头猎食者的残酷信息

王耀垂下眼,伸手捞过去“为什么不要?”

阿尔弗望着空空的手心,咧嘴“我还以为你会嫌弃。”

目视前方,王耀面无表情地系着兽皮“嫌弃什么?难道我啃草之前还要先给它道个歉?”

“哈哈哈哈哈,有道理!”阿尔弗捧腹

“……”

tbc.



梗来自生物课
现代进化论这块的自然选择,老师讲了羚羊猎豹的例子突然就觉得艾玛超级萌,于是……⊙▽⊙

我写的时候总是废话多……
努力好好写,这是未修,写完后会改
下章开车真的我不骗你

谢谢客官怀着对cp的爱吃下我不好吃的文
下周见

不知道能不能听见春雷
:D